你爱吃地蛋吗

京旺家园 || 1


  "把书翻到25页,我检查一下你们的作业。"

  号称K大最大头目的岳明辉,此时正歪着上身靠在讲台上,取下眼镜,好整以暇的看着底下的同学慌慌张张的翻书,拿笔,交头接耳。

  他不是不知道,K大流传关于他的话"谁不选岳明辉的课,谁后悔终生。"

  这其中有为了男色疯狂的迷妹女孩,私下还给自己起了"乐器"的名字,而剩下大多都是不爱上课的"坏学生"。

  岳明辉是一个典型的工科男,一丝不苟到偏执的程度,就连在运动房健身都要向私教询问在做俯卧撑时应该用那块肌肉发力。当过坏学生,高中时纹身打架,励志成为同学校一菏泽大哥手下的第一红棍。也当过好学生,温文尔雅公子哥,海归留学当教授,灭霸的存在,别人家的孩子。

  给学生们上课,简明扼要的讲完知识点,就跑到教室后头和几个男生一起开黑。一学期下来,来上他课的除了贪图美色的乐器,就是一起开黑的兄弟。

  期末,岳明辉带着真诚的笑容,为他亲爱的同学们的出勤率全部画了小勾勾。

  然而此刻,心情不甚美丽的岳明辉不打算放过这群不写作业的皮孩子们了。一切都是因为早上李英超班主任的一通电话,具体内容就是李英超不写作业。

  还在睡梦中的岳明辉平静的听完电话另一头的叮嘱,还面带微笑的点点头,尽管人家看不见,"好的,好的,王老师,我一定好好督促李英超学习。"

  挂了电话,笑容挂在嘴边还没撤下,转身就把床头的面霜摔在地上。

  "老岳??"

  卜凡从卫生间里探出头,看向岳明辉的房间,惊恐的瞪大双眼,看着牺牲在地板上的小半个月工资,瑟瑟发抖。

  "没事儿,没事儿,真没事儿。"

  眼看着岳明辉又要拿起床头柜上的一本自控原理摔向土地和美丽资本作伴。

  卜凡同志秉承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伟大想法,搓着手,一步步走向岳明辉。低头弯腰,递眼药水,转身再把放在高处的隐形眼镜换了护理液,清洗一遍。恭恭敬敬,递给了床上趴着的曼哈顿大岳哥。

  戴好隐形的岳明辉坐在餐桌前直发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什么似得,抬头问卜凡"凡砸,咱招室友内事儿,有人联系咱么?"

  除了卜凡,和岳明辉,公寓里原来还有两位室友。一个是卜凡的同学董延磊,此人乃服表系的风云人物,不是因为多帅,主要是做菜好吃。一起吃海底捞,是调料专门供应师,经其手所调制的蘸料有着初恋的味道,美滋滋!而且烩面一绝!三个月前,磊子离开了公寓,到河北廊坊开了一家面馆,主打招牌烩面。店名还挺有意思,就叫江湖。走前磊子用一碗烩面换来了大家的不舍。昨天大家一起视频,磊子真情实感的诉说自己的思念"兄弟们,我期待着我与屏幕前的你和那嗦油的烩面。"

  另一个是来自辽宁的小画家徐圣恩,和所有北漂的人一样,为了追逐梦想,来到北京。不过追的不是绘画的艺术道路,而是说唱。梦想和现实永远有着银河包的差距,幻想着在酒吧饶舌,然而却在夜店喊麦。没啥区别,都是mc。因为一言不合就爱脱鞋释放有毒气体,荣获狠毒男孩的犀利称号。两个月前在夜店喊麦的狠毒男孩被一个自称辰星娱乐星探的男人看中,勾搭一个多月,最后将信将疑的和人去做了练习生,起了个艺名plan.B,于一个月前远走高飞。

  四人的公寓转眼就人丁凋落,刚开始卜凡同学和我们岳老师二人世界还不亦乐乎。后来一个上班迟到罚钱,一个上课迟到扣分,两人坐在沙发上愁云惨淡万里凝,最后不得不向世俗低头。

  毕竟这偌大的公寓,没有人合租就得他们俩平摊了,贵,真贵,特别贵。

  合租告示贴出去不到两天就有人来了电话,电话里的声音干净清澈"叔叔你好,我想租房子,方便看房吗?"岳明辉一听是个孩子,屁颠屁颠到开车中介把人和家长接到家里看房,听说孩子要学习,家长不能陪同,就在学校附近找了合租的房子。

  岳明辉父爱泛滥,一口一个答应,督促孩子学习,照顾孩子起居,关心孩子生活。给旁边的卜凡唬的一愣一愣的,哥???哥哥????你别是被夺舍了吧??

 
  最后,李英超同学在弯腰驼背的凡哥粗狂的弟弟声中开始布置他的房间,在这个离家423公里的城市里,第一次感受到了,家。

  卜凡老早以前就在车厘子中介登了记,后来紧紧追随青岛人黄渤前辈不要中间商赚差价的大方向。还是在朋友圈里发了消息。本来就是碰碰运气,没想到还真被幸运女神打了大嘴巴巴。

  "哥哥,我刚想和你说,我有一学长,毕了业的,一大模,走过蓝血的。和我说要和我们一起合租。"

评论(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