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爱吃地蛋吗

【宜嘉】异乡客的soulmate<1>

   37°35'N,127°03'E,首尔的夜晚和许多的大都市一样,到处霓虹闪烁,精力充沛的年轻男女出没在各个角落,寻找刺激,逃避孤独。
  街边的排挡餐馆不同白日,孤零零的坐着几个深夜才结束忙碌的人们。
  结束了一天的训练,身体第一时间反应给大脑的就是无法忽视的、浓重的饥饿感。街头摊边的馋人美食,完全不同于香港,火热的红色摆满了摊头。努力忍受从身体深处传来的抗议,王嘉尔头也不回的快步向宿舍方向走去。
  王嘉尔来到宿舍的时候,同寝室的段宜恩已经洗漱好,准备熄灯上床了。
  听见门板密码锁传来的滴滴声,段宜恩思忖片刻还是没有关灯。对于这个第一天光临的新室友,段宜恩并没有过分的好奇,也没有过多的热情,不需要刻意的讨好,也不会给予无聊的下马威。他就那么静静地转身回头,掀开眼皮望向刚进门的王嘉尔。安静的有些冷漠。
  王嘉尔在进门之前就不断地自我放松,"一定要和新室友打好关系,他可能是你来韩国后的第一个朋友,还有就是少说话,多做事,免得出差错!
  "咔哒一声,门从外推开,王嘉尔连忙扬起笑容和站在床边的新室友打招呼"你好,我是Jackson,来自中国香港,今天是我来韩国的第一天,我的韩语还不是太好,希望能和你成为好朋友"说着还想为了展现心意一般赶紧鞠了个躬。
  从王嘉尔进门开始,段宜恩或多或少就给予了他多一分的关注。
  段宜恩来到韩国也有一段日子了,可是身边却未有好友,语言的不通加之性格上的内向,在新的国度没有好友似乎就成为了一件被注定的事。他也不是不想交朋友,可和韩国本地人之间交流有问题,而外国练习生也早已有了自己的圈子,很难再加入他们,自己也不是难么善于表达,天生喜静,不愿争抢的他也就随波逐流,顺其自然,以至于到现在也没有能交心的好友。
  段宜恩看着眼前有些局促的男孩,脸上挂着真挚又不安的笑容,说着自己来自中国的话。段宜恩有一点点激动,像是确认什么一样,用自己蹩脚的中文询问"那你会嗦宗文吗?"像是赢得头奖一样,那颗黑色的小脑袋猛然抬起,脸上的也瞬间升起了小括号"你也是中国人吗?"
  抬头的一瞬间,两人的目光正好对上,不过一眼,王嘉尔就楞了。王嘉尔一开始以为,同寝室的哥哥会是一个长的帅气一些的粗狂成年人,谁知对方却出乎意料的年轻。常年生活在击剑场上,打交道的都是一下大块头的远动员,脸上的肉也都因为运动也变得结实。
  冷不丁看见这样一张双颊瘦削的脸实在是一下子没做好准备。对方应该是刚洗过澡,氤氲的水汽从对方睡袍里溢出,有些叫人想入非非。
  对于王嘉尔直勾勾、傻乎乎,甚至有些不礼貌的眼神,段宜恩并没有急着纠正。而此时却不合时宜的响起了一连串的"咕噜"声,在王嘉尔羞的脑门直上火,脸皮都要自燃的时候,段宜恩接过话头,替他整理心情"我叫Mark,是美籍华裔,LA人,爸妈都是台湾的。还有这么晚了,你怎么没吃饭呢"
  王嘉尔正正帽子,又搓搓脸颊。点点头"嗯,这里的食物太辣了,我吃不了。你是美国人的话我们以后私下用英语交流吧。"
  面上不显半分,心里翻天覆地。OMG!怎么第一次见面就做这么不礼貌的事情啊!!!幸好人家心地善良没有嘲笑我,真想把肚子关静音啊啊啊啊啊啊!!
  段宜恩提起王嘉尔放在地上的行李,顺手放在下铺的床上,努力用他那蹩脚的中文说道"明天你要跟我们一起训练,不能不次东西,你等我一下,我带你去次饭吧"说完绷了绷嘴,对王嘉尔微微笑了一下。
  王嘉尔一顿,深吸了一口气,故作镇定的点点头,"好……好的!谢谢你!"
  情绪这种东西,永远都克制不住,你越假装开心,就越显得寂寞。你越是故作镇定,在别人眼里就显得多么慌乱。
  段宜恩看着那个不断点动的小脑袋,还是没忍住,偷偷笑了出来。
  段宜恩穿的很快,没两下就准备完毕,拿起桌上的钱包和雨伞就和王嘉尔走了出去。
  王嘉尔是典型的白羊座,乐观开朗,热情似火,在得知和段宜恩的交流可以运用英语后,更是像打开了话匣子,说个不停,最后将自己的情况人口普查一般的交代了个底朝天,也问出了段宜恩的情况,虽然不是全部,可他相信,日子久了,那些现在段宜恩没有说出的事情,总有一天会从段宜恩的嘴里亲自说出。
  段宜恩是一个理性,固执的处女座,但他仍然觉得十分奇妙。是上天注定的么?还是上帝在我无助寂寞的时候奖赏给我的礼物-----一个合心的朋友。
  两个来自不同地方的人,本有着不同的生活方式,却在遥远的异国他乡相遇,成为彼此的支柱和依赖。两个人可以说着相同的语言,有着同样的文化底蕴,不用担心相互之间差生差异。一个内向,一个外向,两种互补的性格,就像磁铁的两极,方向相反却相互吸引。
  吃过了一顿没有辣椒的宵夜,两个人拿着冰淇淋,走在回到宿舍的路上,一路无言,却不显尴尬,轻松又惬意的气氛萦绕在两人周围。
  王嘉尔觉得段宜恩一定是自己命中注定的soulmate,一切都那么符合自己心意。
   就像深夜过街的王嘉尔,作为一个异乡客,却在摊头找到了故乡的模样。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