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爱吃地蛋吗

京旺家园 || 1


  "把书翻到25页,我检查一下你们的作业。"

  号称K大最大头目的岳明辉,此时正歪着上身靠在讲台上,取下眼镜,好整以暇的看着底下的同学慌慌张张的翻书,拿笔,交头接耳。

  他不是不知道,K大流传关于他的话"谁不选岳明辉的课,谁后悔终生。"

  这其中有为了男色疯狂的迷妹女孩,私下还给自己起了"乐器"的名字,而剩下大多都是不爱上课的"坏学生"。

  岳明辉是一个典型的工科男,一丝不苟到偏执的程度,就连在运动房健身都要向私教询问在做俯卧撑时应该用那块肌肉发力。当过坏学生,高中时纹身打架,励志成为同学校一菏泽大哥手下的第一红棍。也当过好学生,温文尔雅公子哥,海归留学当教授,灭霸的存在,别人家的孩子。

  给学生们上课,简明扼要的讲完知识点,就跑到教室后头和几个男生一起开黑。一学期下来,来上他课的除了贪图美色的乐器,就是一起开黑的兄弟。

  期末,岳明辉带着真诚的笑容,为他亲爱的同学们的出勤率全部画了小勾勾。

  然而此刻,心情不甚美丽的岳明辉不打算放过这群不写作业的皮孩子们了。一切都是因为早上李英超班主任的一通电话,具体内容就是李英超不写作业。

  还在睡梦中的岳明辉平静的听完电话另一头的叮嘱,还面带微笑的点点头,尽管人家看不见,"好的,好的,王老师,我一定好好督促李英超学习。"

  挂了电话,笑容挂在嘴边还没撤下,转身就把床头的面霜摔在地上。

  "老岳??"

  卜凡从卫生间里探出头,看向岳明辉的房间,惊恐的瞪大双眼,看着牺牲在地板上的小半个月工资,瑟瑟发抖。

  "没事儿,没事儿,真没事儿。"

  眼看着岳明辉又要拿起床头柜上的一本自控原理摔向土地和美丽资本作伴。

  卜凡同志秉承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伟大想法,搓着手,一步步走向岳明辉。低头弯腰,递眼药水,转身再把放在高处的隐形眼镜换了护理液,清洗一遍。恭恭敬敬,递给了床上趴着的曼哈顿大岳哥。

  戴好隐形的岳明辉坐在餐桌前直发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什么似得,抬头问卜凡"凡砸,咱招室友内事儿,有人联系咱么?"

  除了卜凡,和岳明辉,公寓里原来还有两位室友。一个是卜凡的同学董延磊,此人乃服表系的风云人物,不是因为多帅,主要是做菜好吃。一起吃海底捞,是调料专门供应师,经其手所调制的蘸料有着初恋的味道,美滋滋!而且烩面一绝!三个月前,磊子离开了公寓,到河北廊坊开了一家面馆,主打招牌烩面。店名还挺有意思,就叫江湖。走前磊子用一碗烩面换来了大家的不舍。昨天大家一起视频,磊子真情实感的诉说自己的思念"兄弟们,我期待着我与屏幕前的你和那嗦油的烩面。"

  另一个是来自辽宁的小画家徐圣恩,和所有北漂的人一样,为了追逐梦想,来到北京。不过追的不是绘画的艺术道路,而是说唱。梦想和现实永远有着银河包的差距,幻想着在酒吧饶舌,然而却在夜店喊麦。没啥区别,都是mc。因为一言不合就爱脱鞋释放有毒气体,荣获狠毒男孩的犀利称号。两个月前在夜店喊麦的狠毒男孩被一个自称辰星娱乐星探的男人看中,勾搭一个多月,最后将信将疑的和人去做了练习生,起了个艺名plan.B,于一个月前远走高飞。

  四人的公寓转眼就人丁凋落,刚开始卜凡同学和我们岳老师二人世界还不亦乐乎。后来一个上班迟到罚钱,一个上课迟到扣分,两人坐在沙发上愁云惨淡万里凝,最后不得不向世俗低头。

  毕竟这偌大的公寓,没有人合租就得他们俩平摊了,贵,真贵,特别贵。

  合租告示贴出去不到两天就有人来了电话,电话里的声音干净清澈"叔叔你好,我想租房子,方便看房吗?"岳明辉一听是个孩子,屁颠屁颠到开车中介把人和家长接到家里看房,听说孩子要学习,家长不能陪同,就在学校附近找了合租的房子。

  岳明辉父爱泛滥,一口一个答应,督促孩子学习,照顾孩子起居,关心孩子生活。给旁边的卜凡唬的一愣一愣的,哥???哥哥????你别是被夺舍了吧??

 
  最后,李英超同学在弯腰驼背的凡哥粗狂的弟弟声中开始布置他的房间,在这个离家423公里的城市里,第一次感受到了,家。

  卜凡老早以前就在车厘子中介登了记,后来紧紧追随青岛人黄渤前辈不要中间商赚差价的大方向。还是在朋友圈里发了消息。本来就是碰碰运气,没想到还真被幸运女神打了大嘴巴巴。

  "哥哥,我刚想和你说,我有一学长,毕了业的,一大模,走过蓝血的。和我说要和我们一起合租。"

【记梗】京旺家园

记个梗
京旺家园

李英超
备战高考不好好刷题的美食博主
ID是 DIDI小可爱
不食人间烟火,只食人间糖果

卜凡凡
在校大学生 青年才俊
性感主播在线吃鸡
偶尔freestyle

李振洋
妖孽大模 土味傲娇
京旺家园恶魔般存在
被合租的另外三个兄弟强制戒赌

岳明辉
性感的大脑 迷人的揪揪
学生最喜欢的老师,然而得不到奖金
和"爸爸"有不解之缘

大概是一个,魔幻现实主义不纪实文学
大家没有进坤音,却依旧在一起生活的故事
@

搞卜岳我是真实的快乐,希望有小姐妹陪我一起追星🙏🙏每一次延迟追星都是一次不快乐历史🙏🙏

为我们大嗲伟打电话

【宜嘉】异乡客的soulmate<1>

   37°35'N,127°03'E,首尔的夜晚和许多的大都市一样,到处霓虹闪烁,精力充沛的年轻男女出没在各个角落,寻找刺激,逃避孤独。
  街边的排挡餐馆不同白日,孤零零的坐着几个深夜才结束忙碌的人们。
  结束了一天的训练,身体第一时间反应给大脑的就是无法忽视的、浓重的饥饿感。街头摊边的馋人美食,完全不同于香港,火热的红色摆满了摊头。努力忍受从身体深处传来的抗议,王嘉尔头也不回的快步向宿舍方向走去。
  王嘉尔来到宿舍的时候,同寝室的段宜恩已经洗漱好,准备熄灯上床了。
  听见门板密码锁传来的滴滴声,段宜恩思忖片刻还是没有关灯。对于这个第一天光临的新室友,段宜恩并没有过分的好奇,也没有过多的热情,不需要刻意的讨好,也不会给予无聊的下马威。他就那么静静地转身回头,掀开眼皮望向刚进门的王嘉尔。安静的有些冷漠。
  王嘉尔在进门之前就不断地自我放松,"一定要和新室友打好关系,他可能是你来韩国后的第一个朋友,还有就是少说话,多做事,免得出差错!
  "咔哒一声,门从外推开,王嘉尔连忙扬起笑容和站在床边的新室友打招呼"你好,我是Jackson,来自中国香港,今天是我来韩国的第一天,我的韩语还不是太好,希望能和你成为好朋友"说着还想为了展现心意一般赶紧鞠了个躬。
  从王嘉尔进门开始,段宜恩或多或少就给予了他多一分的关注。
  段宜恩来到韩国也有一段日子了,可是身边却未有好友,语言的不通加之性格上的内向,在新的国度没有好友似乎就成为了一件被注定的事。他也不是不想交朋友,可和韩国本地人之间交流有问题,而外国练习生也早已有了自己的圈子,很难再加入他们,自己也不是难么善于表达,天生喜静,不愿争抢的他也就随波逐流,顺其自然,以至于到现在也没有能交心的好友。
  段宜恩看着眼前有些局促的男孩,脸上挂着真挚又不安的笑容,说着自己来自中国的话。段宜恩有一点点激动,像是确认什么一样,用自己蹩脚的中文询问"那你会嗦宗文吗?"像是赢得头奖一样,那颗黑色的小脑袋猛然抬起,脸上的也瞬间升起了小括号"你也是中国人吗?"
  抬头的一瞬间,两人的目光正好对上,不过一眼,王嘉尔就楞了。王嘉尔一开始以为,同寝室的哥哥会是一个长的帅气一些的粗狂成年人,谁知对方却出乎意料的年轻。常年生活在击剑场上,打交道的都是一下大块头的远动员,脸上的肉也都因为运动也变得结实。
  冷不丁看见这样一张双颊瘦削的脸实在是一下子没做好准备。对方应该是刚洗过澡,氤氲的水汽从对方睡袍里溢出,有些叫人想入非非。
  对于王嘉尔直勾勾、傻乎乎,甚至有些不礼貌的眼神,段宜恩并没有急着纠正。而此时却不合时宜的响起了一连串的"咕噜"声,在王嘉尔羞的脑门直上火,脸皮都要自燃的时候,段宜恩接过话头,替他整理心情"我叫Mark,是美籍华裔,LA人,爸妈都是台湾的。还有这么晚了,你怎么没吃饭呢"
  王嘉尔正正帽子,又搓搓脸颊。点点头"嗯,这里的食物太辣了,我吃不了。你是美国人的话我们以后私下用英语交流吧。"
  面上不显半分,心里翻天覆地。OMG!怎么第一次见面就做这么不礼貌的事情啊!!!幸好人家心地善良没有嘲笑我,真想把肚子关静音啊啊啊啊啊啊!!
  段宜恩提起王嘉尔放在地上的行李,顺手放在下铺的床上,努力用他那蹩脚的中文说道"明天你要跟我们一起训练,不能不次东西,你等我一下,我带你去次饭吧"说完绷了绷嘴,对王嘉尔微微笑了一下。
  王嘉尔一顿,深吸了一口气,故作镇定的点点头,"好……好的!谢谢你!"
  情绪这种东西,永远都克制不住,你越假装开心,就越显得寂寞。你越是故作镇定,在别人眼里就显得多么慌乱。
  段宜恩看着那个不断点动的小脑袋,还是没忍住,偷偷笑了出来。
  段宜恩穿的很快,没两下就准备完毕,拿起桌上的钱包和雨伞就和王嘉尔走了出去。
  王嘉尔是典型的白羊座,乐观开朗,热情似火,在得知和段宜恩的交流可以运用英语后,更是像打开了话匣子,说个不停,最后将自己的情况人口普查一般的交代了个底朝天,也问出了段宜恩的情况,虽然不是全部,可他相信,日子久了,那些现在段宜恩没有说出的事情,总有一天会从段宜恩的嘴里亲自说出。
  段宜恩是一个理性,固执的处女座,但他仍然觉得十分奇妙。是上天注定的么?还是上帝在我无助寂寞的时候奖赏给我的礼物-----一个合心的朋友。
  两个来自不同地方的人,本有着不同的生活方式,却在遥远的异国他乡相遇,成为彼此的支柱和依赖。两个人可以说着相同的语言,有着同样的文化底蕴,不用担心相互之间差生差异。一个内向,一个外向,两种互补的性格,就像磁铁的两极,方向相反却相互吸引。
  吃过了一顿没有辣椒的宵夜,两个人拿着冰淇淋,走在回到宿舍的路上,一路无言,却不显尴尬,轻松又惬意的气氛萦绕在两人周围。
  王嘉尔觉得段宜恩一定是自己命中注定的soulmate,一切都那么符合自己心意。
   就像深夜过街的王嘉尔,作为一个异乡客,却在摊头找到了故乡的模样。

【宜嘉】你还有freestyle么<1>

微博认领的脑洞@我微博开始写拉普了么
设定OOC:语言表达无力,一言不合freestyle中二段✘辣鸡话超多脱线小话痨嘎
关于文中出现的一些嘻哈名词,不了解的小仙女们可以在文尾了解一下🙆

我叫王嘉尔,大家都叫我jackson,AKA嘎嘎,是一个很swag的地下rapper.在被民谣和流行乐霸占的WY爸爸里有几首评论999+的代表曲目,嗯哼,这在我们hip-pop届已经算得上很不错了。
可惜然并卵,我的前途仍旧一片渺茫,毕竟,这是一个浮躁、病态、又扭曲的世界。而我,能够始终坚持自己的步伐,没事和几个社会非主流子,杀马特小青年们儿互相diss一下,让他们知道一下谁才是这里的OG,在我的厂牌下和其他rapper们battle一下我的 flow,没事遛遛狗,吃点芝士长长个儿啥的,生活也算达到了主席们提出的小康水平。
然而,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人有旦夕祸福,芝士偶尔缺货。我平静的直男生活最终被打破,而这一切的源头都在于我去参加了一档叫做“中国diss啥”的节目……
J城是一个夜生活极其丰富的历史古都,一颗闪烁在Z国心脏处的明珠,却又带着她与生俱来的市井气。就是这么一个拧巴又复杂的城市,能让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将传统和现代融合,重金属的朋克乐都能用京韵大鼓做小调。如果你想来点叛逆,来点不一般的,夜晚的地下,是你最好的选择。老一辈的人们喜欢摇滚,而现在的小钢炮更喜欢嘻哈。
六月,天气渐热,王嘉尔蹲在录音室门口嗦喽着嘴里的冰棍,明明开着空调可汗珠还是不停滴落。顾不得擦汗和舔舐冰棍,王嘉尔满脑袋都是这次新歌的Beat。嗯,还得再改,一点也不够野,一点也不够劲。拿去比赛根本就不够看的,体现不了我们J.J.JP的王霸之气!
王嘉尔所属的厂牌J.J.JP是当前地下rapper里口碑最好的一家厂牌……之一。这次J.J.P让王嘉尔去参加"中国diss啥"这个节目或多或少是想为中国的嘻哈站个街,而主要原因是当前口碑最好的另一家厂牌G.O.T也派了人去了比赛,对方派的也是一个很有名气的rapper----Mark Tuan,段宜恩。
虽说都是地下rapper,两人的名字也经常被放在一起,说是中国20代年轻rapper的代表。可每次提起两人,段宜恩的名字总被放在前面,这让我们宇宙直男十分痛心。誓要一举夺冠,为自己的OG地位正名。
关于王嘉尔和段宜恩的恩怨,嘻哈界有几句话形容他们俩"国际上的段宜恩,江湖里的王嘉尔 "。"铁打的宜嘉,流水的part"。
两人最终通过层层考验,展现了一段又一段精彩绝伦的hot shit。最终半决赛里狭路相逢,在最后的freestyle环节里进行battle。
站上舞台的那一刻,强烈的灯光愰的王嘉尔不得不闭上眼睛,片刻之后回复清明的王嘉尔向对面望去,段宜恩就那么昂首捂裆的站在那里,迎着灯光,那么不羁那么放荡。可精髓就在于捂得清新脱俗,毫无猥琐之气,而且有街头味道。王嘉尔瞬间就奇了怪了,这人这么中二,我居然还他妈觉得他帅,我别怕是傻了吧!
“Whassup man!”"yeah! I'm fine fuck you!"王嘉尔挑衅般挑挑眉。火药味在场子里瞬间弥漫,观赛的rapper们仿佛也被刺激,兴奋的嘶吼声此起彼伏。段宜恩几乎瞬间黑了脸,两人碰了一下拳头,再没多余的废话。整个对战的过程,双方进行花式互骂,不仅讲究押韵节奏,骂出风格,骂出特色,还骂出了一丝丝惺惺相惜和一见钟情。
据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Double B先生说,比赛结束的当晚,两人一起撑着一把黑伞去吃了冰淇淋。
而"中国diss啥"也最终爆了大冷门,冠军竟是一位找了抢手还唱不好的台湾女rapper。
但不管怎样,这个节目还是让嘻哈这个小众音乐在中国火了起来,也让段宜恩和王嘉尔的这对rappers CP火了起来……

下章展现原博脑洞,开始大量的rap描写,希望能写的押韵一些。💪💪💪

“flow”一词,这里指说唱歌曲里文字咬字、发音、韵律、踩拍的名词,”

“OG”直意过来是“老炮儿”的意思。

“beat”一词,是嘻哈中歌曲的节奏,也是伴奏曲。

AKA:Also Known As的简写,“绰号”的意思

battle:battle是指个人对个人带有攻击性的比赛

PS:『有这么群人在很坏的环境下依旧能坚持做自己信仰的东西,还是很尊敬的。
他们虽然满嘴脏话,奇装异服,狂傲不羁,但是他们很纯洁,很纯粹,很专注。
我尊敬他们每一个人。
希望中国的嘻哈能被接受,中国的rapper也能拥有自己的风格』

师兄,拔罐么

师兄,拔罐么
校园AU  冲动少年昊×碎嘴子怂萌董   一发完
北京的七月,热的流火,董子健跪坐在操场边上看着一群小屁孩打篮球,看着看着就睡着了,没办法,春困秋乏夏打盹谁也逃不脱。
再次醒来时却发现刚刚还玩的好好的小伙子们不知为何争执了起来,天气燥的人心里发慌,一个个又都是半大不大孩子心性,朋克到飞起,谁也不让分。操场边慢慢聚集起了不少人,中心的两个男孩更加来劲,谁也不想拂了面儿。董子健站在外围也不消停,眼瞅着两个男孩不服输的撞起对方胸口,一场厮杀一触即发,董子健却在人群中大喊了一声yooo~!!!!本来激烈的场面瞬间冷却,当事的两位小伙俱是身形一顿,尴尬在操场上蔓延开来,看热闹的人瞧样子是打不起来了,也就都散了。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董子健也慌了起来,只好假装无辜,妄图随着三三两两的人流离开事故现场。“等会儿,内穿绿色衣服的,请你等一下!”握草!居然还没结束,董子健面带笑容,回过身去,看到一穿着红色篮球衫的男孩露出虎牙,笑的一脸真挚,“啊?你叫我么”
男生狐疑的看了他一眼,嗯,面相白净,态度温和,做事从心,看来应该不是他了……摆摆手赶着人家“抱歉啊,其实没事,我就看着你衣服挺好看”“嗨,这衣服哪有您好看啊,我跟您说啊,这要想生活过的去,头上必须带点绿,不如您就把头发染成我这衣服色!嘿,那多招风啊!”
话音一落,董子健便窜了出去。人家小伙哪能容下这个,两个箭步冲上前去,就跑过了董子健。小伙懵了,董子健也懵了,咋回事?这厮腿竟如此之短/长!!!空气再一次安静。
董子健一看人家腿那么长,就再次怂了下来,跑也不是,定也不是,一时间呈现在刘昊然眼前的就是一个无比扭曲的姿势。
董子健一边害怕,一边也管不住自己的嘴,一连串话突突突的崩了出来“呦呵,您这腿够长的了,一步登天,两步升天,简直是我们国家不可多得的宇航员呐,要我说您这还打什么篮球啊,您就去天上拍太阳多好啊,就跟那卫生间的声控灯一样,拍一下亮了,拍两下咱就天黑了,多好”看着董子健怂的臊的慌的嘴,刘昊然竟给气笑了。董子健一看眼前人高马大的学弟被自己给骂笑了,当时就慌了,思忖着新的逃跑计划,也合计安抚一下小学弟的情绪。
刘昊然一看董子健要再次开口,低下头狠狠地堵上了董子健的嘴,并用舌头逛甩小董的嘴唇…两人又快速的分开。刘昊然有点害羞,“这是我初吻”董子健再次目瞪狗呆?!“呵,您管这叫吻????您这吻得很拔罐似的,我这嘴唇估计都得肿了!!”
“嗯…那我能再给你拔次罐么?”……

哭着磕下这口玻璃糖